第22屆人權新聞獎:在現實故事的暗黑之處帶來照亮

人權新聞獎由香港外國記者會、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及香港記者協會合辦。踏入第二十二個年頭,大會今屆一共收到414份參賽作品,刷新歷年記錄。頒獎典禮已在5月12日於香港外國記者會會所舉行。這篇報導由Sue Brattle及Vicky Kung所撰,英文版已刊於香港外國記者會會員雜誌七月至九月號。

香港外國記者會訪問了六名得獎者,了解得獎報導的背後,以及人權新聞獎對他們有何意義。

文字及印刷組 – 新聞報導 ( 英文 )

Sam Jahan,法新社得獎報導團隊成員

「每一個肯定都別具意義;我為此振震和激動。我以記者身分,多年來深入研究羅興亞人道危機,這已成為我的一部分。當若開邦爆發暴力衝突及鎮壓時,我身體抱恙,卻知道自己不能離開。身處烽火大地,我得到妻子Jasmin及朋友Emrul的支援及保護,對於他們我無言感激。這段日子我走過情感百態,目睹死亡及種種非人道暴虐。我渴望相信我的報導能為無數遭遇不幸和失去國家的人,至少帶來一些有意義的改變。」

文字及印刷組 – 評論 ( 英文 )

Julia Wallace,獨立記者

「通常,有關新聞自由的討論都集中在記者與他們艱辛的經歷,但其實更可貴的是我們的消息來源。 在柬埔寨工作最令人驚訝的事情之一就是人們是何等願意與媒體交談,並講述自己的故事。 到目前為止,他們仍然勇於發聲,實在教人驚喜;但政權對異見人士和言論自由的持續打壓並沒有減弱的跡象。我不清楚過去二十五年的成果能否得到部分保留或將永遠失去。 因此,我非常感謝人權新聞獎,因為它可以讓這個報導更受廣泛關注。」

多媒體組 ( 英文 )

Clément Bürge,華爾街日報得獎報導團隊成員

「我們想看看生活在一個被廣泛監控的地方是什麼感覺。 監控規模之大,是我們從沒有想像過的。 人臉掃描儀和手機掃描儀隨處可見。 政府及中國人工智能公司已將該地區變為實驗室。 這個獎項很特殊。 用照片、短片和文字來講述一個深刻而堅實的報導本來就在技術上甚有挑戰性,加之在要遊走於大批警察和監控鏡頭之間,難度更大。 自我們的報導發表以來,聽說監視系統不斷在擴大和改進,被送到所謂再教育營地的維吾爾族人數亦在激增,而中國政府也令外國媒體在新疆採訪也愈來愈困難。」

電台廣播和錄音組 ( 中文 )

陳妙玲,香港電台駐北京記者

得獎報導:內地修改宗教事務條例控制家庭教會發展

「我比約定時間早了足足一小時到達訪問地點。」陳妙玲憶述,「而門口已圍著十多名警員及便衣公安,以及兩架警車。我沒想到他們會如斯高度戒備。」陳妙玲仍渴望繼續採訪內地新聞。「比起內地及外國的行家,我們香港記者在申請簽證和報導上所面對的限制相對較小。」她坦言。「面對當權者踐踏新聞自由,如果連我們都退縮,有誰還能報導中國內地的人權問題?我很感激人權新聞獎對前線新聞工作者的肯定,獎項鼓勵我們繼續發聲。」

文字及印刷組 – 中文特寫組大獎

得獎報導:香港難民 看不見的牆

鄭祉愉在採訪一宗有關香港難民與酷刑聲請的新聞時首次接觸K先生,他當時正被入境處羈留。「我很記得兩個畫面。第一是K先生我講述經歷的情景。他情緒激動,眼球佈滿血絲。第二是當我們的航拍機在羈留中心窗前飛過,裏面的人就開始吼叫。他們歇斯底里的渴望被外面的人看見。」鄭祉愉感謝人權新聞獎對她的鼓勵:「這些報導因他們的不幸而生。香港人需要看到受壓之人的痛,不論膚色。」

文字及印刷組 – 新聞報導 ( 中文 )

張潔平,《端傳媒》前總編輯
得獎報導:獨家:劉曉波7月5日最後手稿全文披露,送給劉霞的最後禮物

「收到獲得人權新聞獎的消息,我百感交集。」張潔平坦言。她的報導獨家披露了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臨終前在病塌上親撰給妻子劉霞的信。「我只是中間人。劉曉波剛逝世不久,他的一位朋友來電,告訴我這封信及其背後的故事。」手稿是劉曉波作為詩人的作品,而非作為政治人物的宣言;這一點最觸動張潔平。「這篇手稿充滿愛。字裏行間傾注對摯愛的告白。」在張潔平眼中,它還原了劉曉波作為一個「人」的尊嚴。「令我憤怒的是當權者把他矮化成一個軀殼。他實在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

 

Close Menu